23岁女孩沉睡一年终醒来

曹秋卉 本报记者 白铁军

 

  “因为发烧头疼,我走进医院,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那是我至今最后一次独立行走在这个世界上。”2015年,21岁女孩马一丹因脑干脑炎入院,随后出现意识不清,呼吸衰竭,四肢瘫痪,医生诊断,她随时有生命危险,或植物生存,除非奇迹发生。一年后,奇迹真的发生了:马一丹醒了。如今,病榻上的马一丹已能自己从床上坐起玩手机,还能和亲人朋友聊天。1月2日,记者在北票市敬老院见到了马一丹。
  今年23岁的马一丹家住北票市,回族,是名副其实的90后。都说90后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一代,但马一丹却尝尽了生活的苦涩。在马一丹的记忆里,没有父亲的丝毫印象。在她刚出生不久,父亲就离家,妈妈带着年幼的她和姥爷生活在一起。祖孙三代虽生活艰辛,但很温暖,母亲靠打工供女儿读书,日子过得平淡幸福。
  但马一丹不知道的是,在她读大学预科班的那年,母亲患病,为了不影响女儿学习,母亲一直没告诉她,直到病重实在不能隐瞒,妈妈才告诉女儿。最终,还没等看到女儿拿到正式的大学通知书,还没来得及为即将走进高校的女儿打理行装,还没陪心爱的女儿走一段大学路,最疼爱她的妈妈就离她而去。母亲去世一个多月后,21岁的马一丹收到一所工程学院通知书。曾经对大学充满期待的马一丹觉得此时生活已黯淡无光。
  一丹在亲人的帮助下料理完母亲的后事,就继续自己的大学生涯,可能一直走不出母亲离去的悲痛,2015年12月29日,距离母亲去世不到半年,马一丹头痛、发烧,身体出现不适,到医院检查身体。“我没想到,那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后一次独立行走在这个世界上。”而更让马一丹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病情越来越重,已经意识不清,呼吸衰竭,四肢瘫痪,医院诊断她随时有生命危险,或植物生存。
  得知外甥女病危,马一丹的大舅带着亲人的惦念火速前往南昌。大夫告诉马一丹的大舅,根据她目前的状态,随时可能有生命危险,恢复的可能性不大,看着外甥女年轻、清秀的脸庞,马一丹的大舅和家人商量后决定,不管花多少钱,都要救治,亲人们都倾囊相助。
  “钱没了可以再赚,人没了,就回不来了。”马一丹二舅拿出十几万,那是一家人积攒多年,准备为儿子娶媳妇的钱。为方便照顾一丹,家人将她转至北票市继续接受救治,这期间,不但家人倾囊相助,一丹的学校、同学还有不知道名字的爱心人士都纷纷捐钱,同时,北票市多家单位也给马一丹送上爱心,大家的帮助,让一直沉睡的马一丹接受到了医院的专业护理。
  从2015年底入院,马一丹一直处于意识不清的状态。也许是她对这个世界还有不舍,也许她不想看到倾注所有只为救她的亲人失望,抑或是上天不忍看到如花的生命就此陨落,2017年春天,也就是马一丹沉睡了一年后,突然有了意识,家人都兴奋不已,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10个月后,一丹竟然开口说话了。
  虽尝尽人间苦涩,至今,她四肢不能自如行动,甚至翻身、吃饭、穿衣都要人来帮忙,但你总能看到马一丹脸上灿烂的笑容。“如果我的病能好,我还要继续读书。”如果不是这场大病,马一丹仍是南方院校里一名快乐的大三学生。而如今,她入住在敬老院里,成了最年轻的一名养员。
  生病前,马一丹和大多数90后一样,自信,阳光,喜欢自拍,在她的手机相册里,存着她生病前原本的模样,一头长发,清秀的脸庞,有时恬静沉思,有时俏皮微笑,标准的花样美女。在亲人的眼里,马一丹活泼开朗,品质好,但性格刚强,心里有苦从来不和别人说。在同学眼里,她人缘极佳,冷静睿智。在学校,她是积极参加活动的志愿者。
  “这个姑娘年轻,生命力强,我觉得她经过专业机构的训练,肯定能康复。”一位每天都来给马一丹做康复的志愿者说,仅一个多月的时间,马一丹的手已经从之前的不能抓握任何东西,到现在能玩手机,能捡起黄豆,语言也比一个月前更清晰了。
  如今,敬老院只能提供食宿及简单的康复,并不能提供专业的康复治疗,马一丹的家人希望联系到专业的康复机构,让一丹接受到专业的治疗,让这位苦命的花季少女能够站起来,有机会感受本该属于她的花样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