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百佳刑警”耿作明: 细微处揭真相 用证据锁真凶

 本报记者 王甲卓

  上下深达20米的枯井六七趟,只为获取最珍贵的证据;带着病痛连续工作8个多小时几近虚脱,只为获取破案的直接证据……从事刑事案件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工作已经34年,承担或直接参与的案件达4000余起,耿作明用人民警察的热血忠诚谱写了一部“法证先锋”的传说。

 

  说起刑警,人们脑海中就会想起影视剧里与歹徒飞车追逐、短兵相接的伟岸形象,可您知道吗?刑警队伍中还有一群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他们为破案提供有利证据,用科学技术锁定真凶,他们就是刑事技术民警。全国公安百佳刑警耿作明就是这样一位幕后英雄,他从事刑事案件现场勘查和痕迹检验工作已经34年,承担或直接参与的案件达4000余起,用人民警察的热血忠诚谱写了一部“法证先锋”的传说。
  现任朝阳市公安局刑事犯罪案件侦查支队副政委的耿作明银发满头,身姿笔挺,思维缜密,言语柔和,很多人说他更像一位大学教授。可就是这样一位文质彬彬的人,以一名优秀刑警的睿智与执着,在一系列大案要案中让证据开口说话,让案件成功突围,这些闪光点的背后也折射出他34年来一线刑侦中的敬业坚守和默默付出。
为获证据      
 深入枯井六七趟
  现场勘查是项非常辛苦的工作,几乎每一次都要面临尸体腐臭、空间狭小、风霜雨雪等特殊现场环境,而且不分白天黑夜和节日假期,耿作明对此却从不抱怨,接到任务,抬腿就走。2005年8月20日,朝阳发生一起震惊全市的女大学生被绑架勒索杀害案。刑警迅速破案,抓到了犯罪嫌疑人孙某。耿作明从孙某的口供中发现了一条重要线索,似与一年前一名打工女子失踪案有关。加大审讯力度后,孙某全盘交待,并承认将那名女子的尸体扔进了凤凰山上的一口井中。凤凰山地域广阔,已知的7口井多数已经废弃,且没有具体的位置标识。经过漫山遍野的逐一排查后,民警最后锁定了与孙某交待情形最相近的一口井。
  为探明井下情况,耿作明决定下井看看。他被吊在卷扬机的钢绞线上,一点点地向20米深的井下“真相”逼近。“心跳加快、手脚颤抖、全身冰凉。”时隔13年再回想当时的感受,耿作明仍记忆犹新。终于,逐一清理过井中杂物后,耿作明发现了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尸体已呈半尸蜡状,散发出令人窒息的恶臭。可在耿作明眼中,这是最珍贵的证据。他忍受着身体不适,将尸体打捞出井。
  一起办案的民警说:“老耿这是在拿生命勘查现场啊,那是一口当地百姓用石头砌的井,年久失修,随时有坍塌的危险。而且当时不知道井里会不会有沼气,也来不及寻找小猫小狗做试验,就直接把他放下井了。钢绞线勒在身上那滋味特别难受,从早上9点到下午3点,他就一直那么吊在钢绞线上,上井下井反复折腾了六七趟,中午饭都没顾得上吃。最让人心疼的是他刚刚做了一个腹部手术,出院时间还不长,一般人受不了这个罪呀。”
心细如发       
 “毫米”域内找证据
  耿作明时常说:“每一次现场勘查都像面临一场大考,而且考题不确定,干刑侦最重要的就是要有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2017年5月23日,一具女尸在北票市蒙古营镇的一口水井中发现,最终确定是8个月前失踪的一名推销中草药的浙江籍女子。在朝阳、北票两级公安刑侦部门深入细致的走访基础上,最终确定了一名重点嫌疑人。在对这名嫌疑人的住宅勘查中,耿作明深知案件已发生8个月,犯罪嫌疑人有充足的时间清理现场,要获取有价值的物证,难度会非常大。但耿作明依然迎难而上,深入分析被害人伤口的形成方式,确定勘查方案,与两级刑事技术人员一起开展勘查。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厨房的门框上发现了两处直径不足1毫米的血迹,经DNA比对,与受害女子正好吻合,这为案件的成功侦破提供了直接证据。
  34年奋战在刑侦一线,耿作明办了很多精彩漂亮的案子。他从痕迹检验入手,改变了一枚变形鞋印检验的认定结论,将拒不认罪且被释放的嫌疑人重新归案;他辗转吉林省的四个城市,行程1万多公里,通过案件串并和指纹检验直接认定抢劫杀人案的嫌疑人,从而使系列案件一举告破;他利用遗留在挂锁商标上仅有0.8×3.21毫米的痕迹,认定嫌疑人的盗窃犯罪事实,从而使一个几乎逃脱法律制裁的大盗落入法网;他通过钥匙上极其微弱的划擦痕迹,成功锁定了盗窃企业巨资的黑手。
  耿作明承担的工作,大多是刑事技术部门送来的具有相当检验难度的工作,甚至没有现成可循的检验方法,可他从不以此为推脱,而以坚韧不拔、精益求精的工作态度,使一起起疑难大案水落石出。发生在朝阳市区的一起杀人案,残留死者颈部的是一段直径为2.5毫米的铁丝,这也是该案的唯一证据。搜查作案嫌疑人家中时,民警发现了一捆同材质、同型号的铁丝。这能否成为认定其作案的证据呢?民警将求助的目光投向了耿作明。可是死者颈部的铁丝断头已经生锈,无法使用传统的方法进行检验。怎么办?看着发愁的民警和拒不认罪的嫌疑人,耿作明一头钻进了实验室。连续半个月在实验室里加班加点到后半夜,查阅了金属材料学等方面的书籍,并到金属工厂实地考察和大量实验,终于确认了金属线表面的拉丝痕迹具有连续性和一定范围内的特定性。根据这一结果,确定了死者颈部的铁丝就是在嫌疑人家搜查出的铁丝上分离下来的,从而让嫌疑人低头认罪。耿作明发现的这种检验方法,开辟了刑侦痕迹检验的新领域。
带病作战        
 只为公平与正义
  长期的生活不规律和体力透支,使耿作明的胃病越来越严重,直至出现了急性胃出血。在一次发病的第二天晚上,他接到了一起抢劫出租车案件的报案。他毅然爬起床,不顾妻子含泪的劝阻和母亲的埋怨,与同事一起赶到现场,以顽强的毅力连续工作了8个多小时,终于获取了侦破案件的直接证据。回家时,耿作明已接近虚脱,6层楼歇了4次才上去,进家时汗水已经浸透了他的警服。
  有人问他:“破案那一刻是什么心情?”耿作明笑着说:“还真不好形容,反正就是看啥都顺眼,听啥都好听。”反之,如果一个案子陷入瓶颈没有进展,他就会寝食难安。用他自己的话说:“案子没破时,一看见受害人就感觉很羞愧,恨不得不吃不喝也要把案子破了,还被害人一个公道。”所以,耿作明最幸福的时刻,就是带着嫌疑人去指认现场,这意味着正义再一次战胜了邪恶,光明终于打败了黑暗。
  就是这种精神使耿作明克服了各种困难,在复杂多变的犯罪现场获取痕迹物证;也正是这个精神,使他刻苦钻研,练就了攻坚克难、令人叹服的检验本领,在案件侦破和诉讼中发挥重要作用。多年来,耿作明先后被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入选首批全国刑事科学技术青年人才;连续六年被评为“辽宁省人民满意民警”“辽宁省人民满意政法干警”“辽宁省办案服务质量标兵”;多次获评“朝阳市优秀政法干警”“朝阳市人民满意政法干警”朝阳市十大优秀警官”,并被评为“朝阳市劳动模范”。荣立个人一等功1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7次,多次受到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