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前燕政权的奠基者——慕容廆
发表时间:2021/1/4 10:01:23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文/周亚利

      背景提示:公元337年,慕容皝在大棘城称燕王,建立前燕政权。然而,慕容鲜卑的壮大与此前他的父亲慕容廆(268年-333年)对慕容鲜卑的经营而打下良好的基础分不开。


慕容廆画像 (慕容安亮绘)


初担重任

公元207年曹操平定了辽西柳城的三郡乌桓之后,慕容鲜卑首领莫护跋于魏初乘机率部入居辽西。慕容莫护跋死后,由其子慕容木延统摄其部。魏正始五年(244年),魏明帝曹睿派军征讨高句丽,慕容木延率部参加征讨。魏军攻下高句丽都城丸都(今吉林省集安市),大获全胜,慕容木延因功被封为大都督左贤王。

慕容木延死后,由其子慕容涉归继之。慕容涉归又率部迁于辽东北居住。辽东郡地方政权的政府驻地在襄平,辽东北当在今彰武之北、边栅以外之地。慕容涉归东迁的原因不明,唯《晋书》记载,西晋太康二年(281年)慕容涉归叛晋,寇抄昌黎、辽西二郡,被平州(西晋平州在今辽宁省辽阳市)刺史鲜于婴征讨击破。第二年,安北将军严询击败鲜卑于昌黎,杀伤数万人。慕容涉归的东迁可能与此战事有关。慕容涉归死后,其弟弟慕容耐篡立,他为人寡恩薄情,处事不公,部众因此怨恨渐起。太康六年(285年),国人杀慕容耐,拥立慕容廆为首领。

刚刚上任不久的慕容廆又攻伐辽东。西晋太康六年(285年)东伐夫余。夫余王依虑自杀,其子弟逃跑固守于沃沮(今朝鲜咸兴市)。慕容廆屠杀夫余居民,又掠虏万余人而归。次年夏,慕容廆再次进攻夫余,夫余王依虑的儿子依罗求援于西晋,西晋护东夷校尉何龛遣督护贾沈率兵护送依罗归国。慕容廆于半路截击,反而被晋军击败,于是夫余复国。依罗复国后,慕容廆仍不断掠虏夫余人,然后卖往中原地区。晋武帝采取相应对策,一方面以官物赎还夫余奴婢,一方面则下诏司冀二州,禁止买卖夫余人口。

当时慕容鲜卑的实力,还不能与西晋抗衡,而且宇文鲜卑、段氏鲜卑力量方强,经常侵掠慕容鲜卑。在这样的形势下,西晋太康十年(289年),二十岁的慕容廆权衡利弊,决定向西晋乞降。四月,慕容廆遣使请降,五月,西晋诏拜慕容廆为鲜卑都督。同年,慕容廆“以辽东僻远,徙居徒河之青山”。“廆以大棘城即帝颛顼之墟也,元康四年(294年)定都大棘城(今北票章吉营乡三官营村)”。

位于朝阳县西五家子三道沟的古桑树

发展经济  汉化强国

慕容廆定都大棘城后,不断吸收汉文化因素,“教以农、桑”,使原来的畜牧经济逐渐融入农业经济。辽西原无桑蚕业,慕容廆与晋接触后,“求种江南,平州桑悉由吴来”(《晋书》卷一百八《慕容廆载记》)。如今朝阳县西五家子乡三道沟村(俗称“小西沟”)的僧帽山下,有一棵高达十余米、须五人环抱方能围拢的古桑树。据当地人许宏夫透露,经朝阳林业部门鉴定,这棵桑树的树龄约为1700年,正与当年慕容廆从江南引进桑种于朝阳培育的时间高度吻合。它印证了文献记载的真实性。

在国家的治理上,慕容廆也摹仿西晋,“法制同于上国”(《晋书》卷一百八《慕容廆载记》)。所谓“上国”,即中原先进国家之意。中原的先进思想文化、农业生产技术及货币、日用杂物、生产工具、兵器也大量输入辽西,为其所用。这些都加速了慕容鲜卑的汉化过程,国力大大加强。

西晋永平元年(291年)起,西晋统治集团内部爆发了一场历时十六年之久的皇族争夺政权的斗争,史称“八王之乱”。八王之乱后天下随之大乱,刘渊、李雄、石勒等先后起兵。北方的一些少数民族亦卷入到战乱之中。如鲜卑拓跋部、段部、宇文部,都依附于东海王司马越,与成都王司马颖以及刘渊、石勒为敌。白部鲜卑则依附于刘渊,与西晋王朝相对立。此时,慕容廆则采取了观望政策。并于西晋永嘉元年(307年),自称鲜卑大单于,但仍然尊奉晋朝,未公开与其相抗。

相对中原地区来说,慕容鲜卑统治下的辽西地区比较稳定,且慕容廆已进入而立之年,政治上比较成熟。《晋书》记载,西晋永宁中(301年),燕遭水患,慕容廆开仓赈给,幽方获济。天子闻而嘉之,特褒赐命服。所以,那些在中原无法生存的大批流民,为逃避战乱,纷纷涌入辽西。当初,躲避战乱的中原士人百姓,大多向北依附王浚,王浚却不能体恤安抚,又加上行政法律都没有建立,所以士人、百姓又都离开了他。而段氏兄弟只有武夫之勇,不能用礼仪对待士大夫。只有慕容廆政事修明,重视人才,所以士人、百姓大多愿意投奔他。慕容廆设置冀阳、成周、营丘、唐国四郡为侨郡,安置这些流民。饱经战乱的中原流民在辽西能找到一块净土从事生产,重建家园,是求之不得的。这样更吸引了大量流民,包括相当一部分士人都来辽西投奔慕容廆。“廆举其英俊,随才授任,以河东裴嶷、北平阳耽、庐江黄泓、代郡鲁昌为谋主,广平游邃、北海逄羡、北平西方虔、西河宋奭及封抽、裴开为股肱,平原宋该、安定皇甫岌、皇甫真、兰陵缪恺、昌黎刘斌及封弈、封裕典机要”(《资治通鉴》卷八十八《晋纪十》)。那些学有所长的汉族知识分子受到慕容廆的尊重,为慕容廆出谋划策,为慕容鲜卑的崛起提供智力支持。

接受晋封

西晋建兴(313年)中,慕容廆接受了晋愍帝的任命,为镇军将军,昌黎辽东二国公。同年,西晋大司马王浚操纵两家人马攻打辽西段氏,拓跋军队一触即溃,慕容廆趁机把段部势力驱逐出徒河县,占领了昌黎郡全境。建武元年(317年)三月,晋任命慕容廆为都督辽左杂夷、流民诸军事、龙骧将军、大单于、昌黎公,慕容廆辞谢不受。征虏将军鲁昌劝说慕容廆:现在洛阳、长安两座京城沦陷,天子流亡失位,琅邪王接受制诰于江东,四海归心。贤君虽然雄据一方,但仍有许多部族拥兵不听从号令,这是因为您的官职不是晋王正式任命的缘故。我认为应当派遣使者见琅邪王,劝他承继晋国帝位,然后遵奉皇上诏令攻伐有罪之人,谁敢不听从号令!处士辽东人高诩说:霸王之业,不义不能成功。现在晋王室虽然衰微,仍然是民心所向,应当派遣使者至江东,以示所有尊崇,然后倚仗君臣大义征伐各部族,不愁没有正当的理由。慕容廆听从他们的意见,派遣长史王济由海路前往建康劝晋王即帝位。

东晋太兴元年(318年)三月,刚刚即帝位的东晋元帝再次派遣使者任命慕容廆为龙骧将军、大单于、昌黎公,慕容廆推辞昌黎公的爵位不肯接受。慕容廆任命游邃为龙骧长史,刘翔为主簿,让游邃创定军府礼仪。此时,裴嶷向慕容廆建议:晋王室衰微,孤独地处于江南,国威和恩德都不能覆及远方,中原的战乱局面,除了慕容廆以外无人能够拯救。现在各部族虽然各自拥有军队,但皆由顽钝愚昧之人聚合而成,应当逐个兼并,充实征讨中原的实力。慕容廆称赞裴嶷所说宏图远大,于是任裴嶷为长史,委托他策划军国之事,对势力弱小的部族,逐步以武力兼并。

棘城之战

时任平州刺史、东夷校尉的崔毖自以为在中州享有声望,而士民却大多归附慕容廆,心中不服,于是暗地游说高句丽、段氏和宇文氏,让他们共同攻伐慕容廆,约定翦灭慕容廆后,共同瓜分其辖地。东晋太兴二年(319年),发生了一场关系到慕容廆政权生死攸关的重大战事,即棘城之战。十二月,高句丽、段氏、宇文氏合兵攻伐棘城。慕容廆采取闭门固守、分化瓦解之策。他派遣使者单独用牛和酒犒劳宇文氏。高句丽和段氏怀疑宇文氏与慕容廆勾结,各自领军退还。

宇文氏士卒有数十万,营寨相连四十里。慕容廆派人从徒河征召儿子慕容翰。慕容翰认为,悉独官倾国来犯,敌众我寡,易于智取,难以力敌。现在城中的军队,已足以防御。他请求作为外面的奇兵,伺机攻击,到时内外同时发兵,可以一举破敌。辽东人韩寿对慕容廆说,悉独官有侵凌进逼的志向,将领骄纵,士卒惫惰,军队组织松散,如果使用奇兵突然发难,在他们没有防备时实施攻击,这是必定取胜的策略。于是,慕容廆同意慕容翰留在徒河。

悉独官听说慕容翰留在徒河,分出数千骑兵攻击慕容翰。慕容翰得到消息后,派人假扮成段氏的使者,在路上迎住悉独官的骑兵。使者对悉独官的骑兵称,慕容翰长久以来就是其心头之患,欲与悉独官合力攻慕容翰,并已严阵以待,希望他们快速前进。使者离开以后,慕容翰立即出城,设下埋伏等待宇文氏的军队。宇文氏的骑兵见到使者,大为高兴,骑马驰行,不再防备,进入了伏击圈中。慕容翰突然发起攻击,将他们全部俘获。同时派遣密使告诉慕容廆,让他出兵大战。慕容廆令其子慕容皝和长史裴嶷率领精锐士卒为前锋,自己统领大军随后。悉独官原先没有设防,听说慕容军到来,大惊失色,倾巢出战。两军前锋刚刚交战,慕容翰率领千余骑兵从旁侧直冲入悉独官军营,纵火焚烧。悉独官的士卒都惶恐不安,不知所措,结果大败,悉独官只身逃脱。慕容廆尽数俘获他的士众,缴获到皇帝玉玺三纽。崔毖逃奔高句丽,部众全部投降慕容廆,辽东遂为慕容氏所占据。

棘城保卫战意义重大。在此役中,慕容廆面对三方的强大攻势,先闭城固守,继而用计分化对方,又出其不意内外夹击,终获全胜。从此,慕容鲜卑成为北方一支较强的势力。

政权初创

棘城之战后,慕容廆接受宋该的建议,遣裴嶷奉表并携带所获宇文部大单于三枚印玺前往建康献捷。

东晋太兴三年(320年)三月,裴嶷到达建康,盛赞慕容廆有威德,贤隽之士都乐意为他效力,朝廷这才开始重视慕容廆。元帝希望裴嶷留在江东,但裴嶷婉言谢绝。于是,元帝遣使者随同裴嶷前往,赐封慕容廆“监平州诸军事、安北将军、平州刺史,增邑二千户。”(《晋书》卷一百八《慕容廆载记》)

东晋太兴四年(321年)十二月,东晋以慕容廆为都督幽平二州及东夷诸军事、车骑将军、平州牧,封辽东公、单于如故,遣谒者即授印绶,允许他秉承皇帝旨意设置官府机构、委任官员,并赐丹书铁券。慕容廆于是配置了完备的僚属,以裴嶷、游邃为长史,裴开为司马,韩寿为别驾,阳耽为军谘祭酒,崔焘为主簿,黄泓、郑林参军事。立时年二十五岁的慕容皝为世子(世子是当时王位继承人的封号,慕容廆当时是鲜卑单于,也称继承人为世子)。作东横(贵族子弟学校),以平原刘赞为祭酒(西晋以国子祭酒为国子学之长),使慕容皝与诸生同受业,慕容廆闲暇之时,亦亲临听课。国家政权的完备,文武官员文化水平的提高,使慕容鲜卑羽翼渐丰。

东晋永昌元年(322年)十二月,慕容廆遣世子慕容皝袭击段末柸,“入令支(今河北省迁安西),掠其居民千余家而还”(《资治通鉴》卷九十二《晋纪十四》)。

东晋太宁元年(323年)四月,后赵王勒遣使结好于慕容廆,慕容廆拒绝与之结好,并送其使者于建康。石勒大怒,但此时正忙于与东晋作战,暂时忍下。太宁元年(325年)二月,后赵王石勒授予宇文乞得归官爵,让他攻击慕容廆。慕容廆派遣世子慕容皝和索头、段国共同抗击,以辽东相裴嶷为右翼,慕容仁为左翼。宇文乞得归占据浇水拒抗慕容皝,派兄长之子宇文悉拔雄抵御慕容仁。慕容仁攻击宇文悉拔雄,将他斩杀,乘胜与慕容皝合力攻击宇文乞得归,大败敌军,宇文乞得归丢下军队逃跑。慕容军尽数获得其国家的库藏和数以百万计的畜产,数万民众归降。

东晋咸和元年(326年)东晋成帝加慕容廆为侍中,位特进。咸和五年(330年)又加慕容廆开府仪同三司,慕容廆推辞不肯接受。

东晋王朝的腐败无能,使慕容廆十分失望,同时也助长了他的雄据中原、独占天下的欲望。咸和中,宋该等人建议慕容廆向东晋王朝表请大将军、燕王之号。慕容廆命群僚商议,除韩恒表示异议外,众人都表示赞同。于是慕容廆授意东夷校尉封抽、行辽东相韩矫等三十余人上疏东晋太尉陶侃,陈述慕容廆忠于王室、诛讨大逆之功,要求进封慕容廆为燕王,行大将军事。但陶侃收到封抽等人上疏后,回书表示了模棱两可的态度,说自己无权对此做出决定,其进爵可否和快慢,都决定于朝廷。结果朝议议而不决,一直拖到慕容廆死去。

慕容廆在位期间政事修明,法制同晋,守捍辽东,机智御敌,修边发展,爱护人才,教民农桑,开仓赈灾,纳民任能,使慕容鲜卑逐渐强大,羽翼渐丰,为前燕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责任编辑:陈晓杰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