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箱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日   报
  • 晨   报
  • 微   博
邮箱 | 加入收藏
  • 朝阳日报
  • 晨 报
  • 微 博
朝阳新闻网> 文化朝阳> 浏览文章
敖木伦河珍珠---喀左东蒙民间故事——国家级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
发表时间:2021/3/19 11:14:39 点击数:(0) 来源:朝阳日报

文/肖景林


背景提示:东北蒙古族群众在长期的生产生活过程中,创造了辉煌灿烂的文化。其中民间文学样式包括神话、传说、史诗、故事、民歌、叙事诗、祝赞词、谚语、谜语等,数量多、内容丰富、地域色彩鲜明,表现出多元文化共同影响的特点。喀左东蒙民间故事,是东北蒙古族文化的典型代表,归属民间文学类别,分布于辽西蒙古族聚居地区。2006年,由辽宁省喀喇沁左翼蒙古族自治县申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同年5月20日入选国家级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序号为第19位,编号为Ⅰ-19。


■历史渊源■

在隋唐以前,蒙古族的先祖住在祖国遥远北方一个叫做额儿古涅昆的地方,最初只有讷古思氏和乞颜氏两个原始部落。后来,他们为了部族的发展,以英勇无畏的精神积木烧山、化铁辟路,带领族众走出深山,来到水草丰美的广阔草原,经过长期的发展壮大,最后成为一个影响世界的伟大民族。乞颜氏就是一代天骄成吉思汗的先祖。公元十二世纪,喀喇沁的远祖者勒篾(济拉玛)跟随铁木真南征北战,立下汗马功劳,曾是成吉思汗勋臣,族属乌梁海氏。据传说,在忽必烈做汗王的时候,来到乌梁海领地狩猎,向部族首领壮忽儿讨水解渴。汗王喝过主人热情捧来的马奶子酒后,不自觉地大声喊出:“呜!喀喇沁,喀喇沁!”当主人求问何意时,忽必烈说:“哇!乌梁海,我勇敢的部族,我们世祖的功臣!祝愿你们的日子像奶酒一样甜美!祝愿你的族人像雄鹰一样勇敢!”从此,壮忽儿便称自己的部族为“喀喇沁”,并且一直延续到今天。前清天聪二年(公元1628年)蒙古喀喇沁与后金议和结盟,随之归服后金。天聪九年(1635年),皇太极将喀喇沁部分为左右两翼旗,赐封者勒密后裔色梭为喀喇沁左翼旗首任扎萨克。

漫长而曲折的历史,给喀喇沁人民开辟了民间文学创作的广阔空间,喀喇沁人民在世代相传的过程中,不断丰富和创造了具有浓郁东蒙特色的民间文化,留下了丰富的民间文学遗产。被称为“东蒙民间文学”的喀喇沁左翼蒙古族地区的口头叙事,既留有草原游牧文化的痕迹,又吸纳了中原汉民族农耕的营养,对定居东蒙后的农耕生活有全方位、广角度的反映形成了与草原蒙古族民间文学“同源有异”的文化特色。这些故事以传统的口头讲述、演唱的方式,广泛地、多侧面地传诵着自远古以来本民族的文化,它不诉诸于文字,而是把书“著”在人民群众的心里。这些故事反映了森林狩猎和草原游牧的文化传统,也汲取了中原汉族农耕文化的营养,呈现出草原文化与农耕文化交会相融的鲜明特色,这些民间故事被誉为“敖木伦河的珍珠”。


■重要地位■

东蒙民间文学包括民间故事、传说、神话、民歌等。既有蒙古族远祖时期的人生观念,如对日月星辰等天地万物的崇拜;也有追述狩猎、畜牧等生活的内容,如射箭、骑马、挤奶、住毡房等;同时又有农耕生活方面的内容,如种庄稼、砍柴、养鸡鸭等,传达出这一地区蒙古族民众对农耕生产的热爱与向往。既有描述东蒙300年来满蒙通婚往来的历史,也有蒙汉协力农垦的反映。在礼仪习俗上,常常体现着蒙、汉、满三族融合的痕迹。

东蒙民间故事,是东蒙民族乃至中华民族的心灵史。它所承载的历史负荷、所传续的人文情怀、所昭示的生命哲理、所宣叙的精神追求,不仅仅属于东蒙民族,更不仅仅属于中华民族。这些口头叙事对于研究喀喇沁、土默特等东蒙各部蒙古族历史、文化,考察蒙古族文化的变迁,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评奖活动是经中宣部批准,由中国文联、中国民协共同主办的国家级奖项。2009年,《喀左•东蒙民间故事》在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评选活动中获得“山花奖”。


■传承特点■

非遗传承人讲述东蒙民间故事(资料片)

古往今来,东蒙大地上始终活跃着一批在当地享有盛誉的故事家、歌手,他们为东蒙民间文学的繁盛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那些讲不尽的故事、唱不完的民歌反映出喀喇沁民间文学独有的质朴、浑厚特色,并以此向世人昭示:东蒙民间文学蕴藏量之大、内容之丰富、题材之广泛、文化个性之鲜明是不可替代的。

早期喀左县较著名的民间故事在蒙古族聚居地区传播。随着蒙汉联姻,故事逐渐传播到蒙汉杂居地区,因此不仅有蒙古族讲述者,也有汉族讲述者、故事家,他们通过说唱的形式一代一代传承下来,共同丰富并繁荣了喀左东蒙民间故事。

喀左县南哨街道白音爱里村有位叫张立勇的蒙古族老人,蒙语名字叫“宝颜巴图”。他被人们称为蒙古族的“单田芳”。村里有8个大喇叭,每天都用蒙、汉两种语言播放,他讲的故事已汇编成为《喀左•东蒙民间故事》蒙汉双语十二卷中单独的一卷。

平房子镇平房子村的马建友在童年时因意外事故双目失明,村里的长辈们看他可怜,就经常讲故事来哄他高兴,久而久之,数不清的故事印进了他的脑海,他成了远近闻名的“故事大王”。老人一生虽然没有财产,没有子嗣,但他却在《喀左•东蒙民间故事》蒙汉双语十二卷中留下了整整一卷的精彩故事,确实让人敬佩。

喀左县的历史和人文积淀十分深厚,东蒙民间故事“储量”极为丰富。仅在平房子村,就有马建友和刘永兰、刘永琴姐妹三位“百首民间故事家”。


■抢救保护■

随着时间的流逝,东蒙民间文学的老一辈传承人相继离世,仍健在的传承人均年事已高,传承的谱系难以续写,具有重要“口述史”价值的东蒙民间文学正从人们的记忆中悄无声息地消失。

喀左东蒙民间故事的抢救工作源于1980年秋,结集成卷源于1982年初秋。1983年元月,喀左东蒙民间故事从《敖木伦河的珍珠》第一辑资料本印刷出版。1985年,中国民间文学三项集成工作开始,到1986年,《敖木伦河的珍珠》结集到七卷,印刷出版五卷,并同时印刷了《中国民间文学三项集成辽宁卷•准喀喇沁资料本》1-5卷。1983年到1985年期间,发现并访录超百则蒙古族故事家五人。2008年10月,喀左东蒙民间故事结集蒙汉双语12卷并成功出版。2009年10月,《喀左•东蒙民间故事》又荣获第九届中国民间文艺“山花奖”。2009年项目责任单位喀左县文化馆又继续对全县范围内的民间故事资源进行拉网式的挖掘大普查,又发现数位故事家及优秀讲述者,继而又搜集整理故事600多则,为出版下一部《喀左东蒙民间故事》打下坚持的基础。同年相应的建立喀左东蒙民间故事电子数据库。自2011年至2017年,在2009年采录、整理完蒙古族故事家乌日娜(刘永琴)近200则故事的基础上,于大城子镇发现、采录、整理了蒙古族故事家哈布伦达古拉(武彩云)的故事近200则;于北公营子镇发现,采录、整理了汉族故事家高延云的故事近200则;又于大城子镇发现、采录、整理了蒙古族故事家宝香的故事近200则;于山嘴子镇发现、采录、整理了汉族故事家张廷义的故事近100则;在南公营子、白塔子、卧虎沟、甘招等镇,分别发现了王发、白淑珍、侯殿臣、李丙贤等故事讲述家。目前,已编辑完成《综合卷》之1-3卷;《蒙古族故事家哈布伦达古拉卷》(上下卷);《蒙古族故事家宝香卷》(上下卷);《蒙古族故事家乌日娜卷》(上下卷);《汉族故事家高廷云卷》(上下卷);《汉族故事家张廷义卷》等十二卷,收入民间故事近千则。《喀左•东蒙民间故事》蒙汉双语第二部十二卷,编辑宗旨、风格、体例,依第一部十二卷之轨,一以贯之。

《喀左•东蒙民间故事》蒙汉双语二十四卷的编辑,始终秉持“严格、严肃、科学”的编辑原则,严格遵守国家出版法规,努力编出中国图书的最高水准,以对国家负责,对民族负责,对人民负责。让《喀左•东蒙民间故事》译成多种外文,早日走出国门,迈向世界。


责任编辑:王冬颖
关闭
关闭
关闭
缩小
加入列表
缩小 放大 关闭
正在查询...